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纵横山野骑行部落

遵循环保、AA、节俭、自助、友爱的出行方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阳光正暖暖的透过树稍洒落在我们的身上,轻柔的风,穿过头盔,鸟儿们声声不绝与耳的歌唱,伴随着同伴们串串爽朗的笑声,在这漂浮着春夏秋冬四季轮回中,为了一次次舒展的绽放,感受空气的清朗,心中的开阔,让我们一起跨上自行车,到郊外放飞心情,远离城市的喧嚣,投入大自然的怀抱。让心情在田园风光中陶醉,将美景美色尽收眼底,一起去领略大自然的宽阔和包容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亲母岭徒步记  

2012-05-07 13:42:36|  分类: 古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当春带着她特有的新绿,海一样地漫来时,真能让人心醉; 当春携着她特有的温煦,潮一样地涌来时,也能让人断魂。 春,是一桢浸染着生命之色的画布。 新绿、嫩绿、鲜绿、翠绿,满眼的绿色呀,温柔着我们的视线。还有那星星般闪动的一点点红、一点点黄、一点点粉、一点点紫呀,也惊喜着我们的目光。

2012年5月6日,连续一个月的春雨暂时停了,久违了的好天气终于降临在这个周未,山之行组织洋中亲母岭徒步穿越活动, 阿斗、琦、梅花、回合、蓝天、黑土、天舒、起点、蒲公英、芳菲、水声、江子、旺女、思宇、大山、等高线、天涯子、木头、叶鹰、依蓝、云端、红风铃、思源、风、精灵及外挂计27人参加。

早上7:30和8:00我们分两拨人马坐车前往洋中,转车至邑堡村三都里,从公路接入古道的入口相当的陡峭,也比较荒芜。但周围开满五颜六色的花朵。

当我们踏上这片红土地,感觉是那么的亲切、那么清新。因为是春天,它像一幅饱蘸着生命繁华的画卷。无论是破土而出的,还是含苞待放的;无论是慢慢舒展的,还是缓缓流淌的;也无论是悄无声息的,还是莺莺絮语的,只要季节老人把春的帷幕拉开,他们就会用自己独特的方式,在这里汇演自然那神奇的活力。 我们披着柔媚的春光,让略带甜意的风,从身边掠过。一路上领悟到春的气息里,其实包含着一种最令人感动的柔情。也会觉得大自然就是一位奇特的母亲,她竟选择在万物萧条的冬的尽头,将千姿百态的生命孕育而出,让它们踏着那最为柔媚的第一缕春光,相拥而至,把无限的生机带给人世。

春,也是一拱彰显着生命神奇的画廊。 你看,每一种生命都有自己特定的形态,而每一种特定的形态,都包含着特定的生命信息。无论是高大的,还是弱小的,都要经历着有生也有死的历程,也都有稚气和成熟的时节。无论是引人注目的,还是平淡无奇的,都要沿着那特定的时令轨迹,在自己特定的生存空间里,完成一段生命的壮举。也无论是否有名有分,无论是生在富饶的家园,还是长在贫瘠的沙土,所有的在春天萌生的万物呀,都用自己独特的方式,用尽全部的热情,谱出一曲生命的颂歌。 这就是春,因着萌生在这里的生命的齐奏,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一种神奇的美丽。

我们从邑堡山都里开始徒步,经坑尾村、黄土岭、岭尾、岭头、基里、白叶、华镜、土亭岗到九都镇。一路上古道占了三分之二,山路,机耕路、公路交叉进行,一路美景相伴,倒是感觉轻松,徒步时间基本上按计划掌控,5:30到达九都镇,6:30前大家各自回家。

这次徒步活动,阿斗做了周密的计划,从线路到车辆以及人员的安排都做的很周到。也许是周年庆的余温还未散尽,或者是山之行的又一个春天到了。这次活动准备之周密,参加人数之多,大家热情之高,特别是几个新人表现出特有的风采。说明山之行成熟了,也后继有人了。线路由原来单一的管理员安排,开始逐渐过渡到群骨干力量出谋献策到参与策划。

“山之行是我家,线路靠大家”。这关系到山之行能否持续发展的关键。因此,希望能够做到群策群力,广开思路。个个都能设计线路、策划活动。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 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  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  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亲母岭徒步记 - 山之行 - 庆祝《山之行》建群四周年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9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