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纵横山野骑行部落

遵循环保、AA、节俭、自助、友爱的出行方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阳光正暖暖的透过树稍洒落在我们的身上,轻柔的风,穿过头盔,鸟儿们声声不绝与耳的歌唱,伴随着同伴们串串爽朗的笑声,在这漂浮着春夏秋冬四季轮回中,为了一次次舒展的绽放,感受空气的清朗,心中的开阔,让我们一起跨上自行车,到郊外放飞心情,远离城市的喧嚣,投入大自然的怀抱。让心情在田园风光中陶醉,将美景美色尽收眼底,一起去领略大自然的宽阔和包容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闽东第二高峰——东峰尖露营  

2012-10-22 07:03:51|  分类: 露营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秋天是登山看远的好季节,群山叠翠、绿树荫荫,山泉流淌、溪水潺潺,瀑布飞泻,鸟语花香,诱人的山色美景正期盼着人们的光顾。重阳节登山,却是从古代就流传下来的传统习俗。以登山为主的山之行人,在重阳节即将来临之际的10月20日,组织闽东第二高峰——屏南东峰尖(海拨1627米)露营活动。水声、老万、琦、渔儿、子兰、蓝天、叶鹰、思宇、回合、木头、大韦、黑土、梅花及屏南的老郑、小曾和外挂计18人参加。

一块大地倘若没有了山,会觉得这块地就没了脊梁,一群山倘若是没有了峰,会觉得这群山少了头。于是山峰一体才是一个完整的山体。峰为首,山为躯,坡坡岗岗为手足,这样完整的山才是活脱脱的山。屏南群山诸峰就是这样完美的组合。东北系以仙殿顶、棋盘山、牛母山为首,贯过岭下、双溪、寿山和棠口北部。中南系又以鸡鸣山、文笔峰、南山顶等峰为首,贯过屏城、甘棠、熙岭、黛溪、古峰及岭下、棠口长桥等部分地区。西南系又以东峰尖、灵峰尖、笔架山为首,贯过长桥、路下及屏城乡西部。峰峰遥相呼应,共守这方水土,但是峰峰又相互傲视,为比高比大相互争斗,演绎出一个个奇异的山形峰体,留下了一个个神奇的故事。

传说东峰尖与仙辰山斗法时,东峰尖手握扁担,趁仙辰山走神时一个劲地猛砍,结果仙辰山被砍成群峰并列。仙辰山一气之下,一骑飞来,神马双蹄对着东峰尖拦腰踹去,东峰尖被踹出一个险峻大窝,后人把那个窝称作天坑。也因此东峰尖被踩矮了一截。仙辰山海拔一千八百多米,是福建第二高峰,而东峰尖只有一千六百多米,屈居闽东第二高峰。东峰尖上深深的马蹄印痕,成了故事的佐证,也增添了山的灵性。

10月20日,早8点,大家准时集中,四部车一起出发。途经霍童睡美人山下时停车拍照,在宁屏交界处统一休息。在蓝天建议下,顺道参观了际头村文物古迹。在县城与屏南的二位朋友汇合后,一同前往岭下乡午餐。下午1:30观赏上楼村水松林,由于通往东峰尖的道路冲刷严重,屏南老郑的皮卡车和蓝天的越野车为大家运送行李至营地。下午3:30登顶东峰尖,拍照、留影后下至营地,搭帐蓬、提水。原计划5点再登顶拍日落,由于煮饭等抽不开身,只好等次晨再拍日出。

晚饭后没多久,大家又在筹备 “晚宴”和“晚会”。这次老万带去音响设备,让晚会增添了不少气氛。GG们还上山捡柴,准备篝火晚会。晚会和酒会进行的很热烈,虽然这次露营条件相对差了点,但体验的是真正的野外生活:找水、提水,砍柴、烧火堆,割草铺床等等。柴烧尽了、酒喝光了,舞跳累了、酒喝醉了,这时看下时间却只有10:30,浇灭了火堆,大家各自回家休息。夜是那么漫长,呼噜声时弱时强,那一夜,据说群里好几个人都做了不同的梦,但却又那么的相似。

   第二天我5:20起床,稍微洗刷后,就直奔山顶,拍摄了不少日出,由于工具不好,效果也不够理想,但也是很难得。拍完照下到营地,赶紧煮饭,饭毕紧接着收拾行囊,约9:00下山。一路上低价收购花菜,大家不亦乐呼。

屏南的朋友一直挽留我们吃了午餐回去,盛情难却。顺道我们又游览了棠口乡的千乘桥,该桥始建于南宋,清代1820年重建,一墩两孔,拱跨27.5米,全长62.7米,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屏南木拱廊桥有“十、百、千、万”之称,其中的“万”是长桥镇的万安桥,是现存最长的木拱廊桥。“十、百、千、万”,分别是四座桥的桥名首字,有趣的是,桥的长短也是依这个顺序排的。万安桥是老大,而最小的是十锦桥,也在长桥镇。“百”是百祥桥,棠口乡下坑尾村始建于宋代。

我们在棠口吃了午餐,下午3点各自回家,各找各妈。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 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
 

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
又是一年登高时——东峰尖露营记 - 思宇的博客 - 深情回眸山水间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